• 首页|
  • 时务|
  • 区县|
  • 文体|
  • 时事|
  • 观察|
  • 理论评论|
  • 专题|
  • APP下载|
  • Melody Marks种子 ,free sxy

    来源:阿克苏日报

    POST TIME:2020-4-2 16:39

    1949年4月23日,在渡江战役的炮火中,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成立,至今已经70周年。 重庆号 炮火中诞生、战斗中成长、发展中壮大,在中国共产党坚强领导下,今天的人民海军,一路劈波斩浪,纵横万里海疆,取得了举世瞩目的伟大成就。 如果您只看到人民海军今天的辉煌,还不足以理解百余年来中国人为拥有一支强大海军所付出的艰辛。只有翻开中国海军发展的历史,才能明白今日海军的来之不易。 请看“纪念人民海军成立70周年系列之三”…… 重庆号失联 1949年3月2日早上,刚刚做完祷告的蒋介石突然得到报告,重庆号巡洋舰偷偷开出上海吴淞口,一路北上开往烟台了。 其实,国民党海军与重庆号失去联系已经4天了。起初他们不敢把这个消息报告给蒋介石,而是一连数日不断地用无线电呼叫重庆号舰长邓兆祥,劝他返回上海。邓兆祥始终不应,只一股劲儿地往北开。眼看重庆号是铁了心要投奔共产党,海军才把这个消息报告给了正蛰居在老家奉化的蒋介石。 得知重庆号起义,蒋介石怒不可遏。他在当天的日记中狠狠地写道:“此乃我海军之奇耻大辱,惟有将其炸沉,以免为匪利用。” 仗打到1949年3月,蒋介石手中已没有几张牌了。而重庆号就是仅剩的牌中重要的一张。据说,1949年初蒋介石在一次宴会上给他的将军们打气说:“有长江天险,有海空军在,有重庆号巡洋舰在,共军又能奈我何?” 如今,蒋介石倚重的重庆号也起义了。这对他无疑是个沉重的打击。 重庆号长154.22米,宽15.54米,吃水5.03米,64000马力,标准排水量5220吨。它原本是一艘英国军舰。据说,二战期间,招商局在香港订制的6艘舰艇被港英当局征用并送到了欧洲战场。为了补偿中国,二战后,英国政府把战功赫赫的“阿瑞图萨”号巡洋舰送给了中国,改名“重庆号”。在国民党海军中,重庆号是装备最好、火力最强、航速最快、排水量最大的军舰。 起义 1948年10月,回国不久的重庆号被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调往东北参加辽沈战役。重庆号上的官兵基本都有高中以上文化程度,有的还是大学生。当年他们响应政府“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的号召投笔从戎,如今却要将枪口对准自己同胞,他们怎么也想不通。 当时,东北已全境解放,国统区局势紧张,“重庆号”多数官兵思想动荡不安,不愿作国民党的殉葬品。共产党地下组织抓住舰上人心涣散这一有利时机,积极开展工作,成立解放委员会,培育和发展进步势力。 1949年2月,趁重庆号回上海保养期间,舰上的年轻官兵与中共地下党联系,成立了“重庆军舰士兵解放委员会”。2月17日,重庆号奉命开往吴淞口锚地待命,“解委会”感到,重庆号此行很可能是要去阻止解放军过江。紧要关头,他们决定起义。2月25日凌晨1时30分,“解委会”切断无线电和电话,取出武器,拘留了舰上的军官。令他们喜出望外的是,舰长邓兆祥不但没有阻止他们起义,还积极参与进来。 其实,中共中央南京局董必武早就通过民主人士何燧找到国民党海军部参谋长周应聪,去做舰长邓兆祥的工作。 邓兆祥系福建马尾系海军人员,受到桂永清的排挤。桂永清派亲信牟秉剑为副舰长,监视邓兆祥,并准备让牟接替邓兆祥舰长的职务。因此,当周应聪对邓兆祥做策反工作时,邓兆祥同意在时机成熟时起义。 在邓兆祥的指挥下,重庆号开出吴淞口,次日清晨7时顺利抵达解放区烟台港。 “一定要炸沉重庆号” 得知重庆号起义的当天,蒋介石就给南京空军副总司令王叔铭下了死命令:一定要炸沉重庆号。 次日清晨,4架轰炸机从台湾新竹基地起飞,一路飞到重庆号上空。可它们刚一露头儿,沿岸和舰上就炮火齐发。轰炸机不敢降低高度,只好在高空胡乱投下几枚炸弹,就匆匆飞走了。第二天,几架飞机补充了油料和弹药,再飞临烟台时,竟发现重庆号消失了。 得知重庆号失踪,本就气闷的蒋介石把王叔铭骂了一个狗血喷头。《蒋公事略稿本》中记载了当时的情景:“接见王叔铭副总司令,以据报重庆号舰叛逃,泊于烟台港内,我空军轰炸不中,竟被其逃逸无踪。公以此为我空军之莫大耻辱,当对王叔铭副总司令严加训斥,瞩望转告周至柔总司令,使其知耻负责也。” 挨了一顿臭骂,空军方面不敢怠慢。国民党空军第二军区少校陈钟琇找来一张山东半岛沿岸的地图,沿着最后一次发现重庆号的坐标,划了一个扇形图。以重庆号的平均速率,推算它可能走到了什么位置。根据这个大体的测算,侦察机开始了地毯式搜索。 18日清早,飞行员王金笃飞到葫芦岛上空。曾在青岛驻防的王金笃经常去葫芦岛近海钓鱼,对这里的地形十分熟悉。这天,他在空中突然发现,葫芦岛多出来一小块长方形的“新岛”。他觉得纳闷,把飞机拉低准备仔细瞧瞧。可他刚一靠近,岸上就枪炮齐鸣。 王金笃把发现“怪岛”的情况报告给陈钟琇。陈钟琇把葫芦岛空照图和重庆号正上方鸟瞰图,两厢一对,断定那个所谓的怪岛就是经过伪装的重庆号。 原来,由于烟台港离当时美军驻防的青岛太近,停泊5天后,中共中央命令重庆号开赴葫芦岛。到达葫芦岛后,一连几天没见着国民党轰炸机的影儿,苏联专家提出,应该给重庆号伪装一下。 伪装这样一个庞然大物谈何容易。当年曾在重庆号服役的周荣老先生回忆,号召一下,成千上万的辽西农民推着小车,赶着毛驴,运来了几万斤秫秸。不到三天,重庆号就被盖得严严实实,从远处看就像一个大草垛。 不过,大草垛的秘密最后还是暴露了。一天上午,周荣正好当班,一架飞机突然低空飞来。周荣看到机舱里有个胖子,依稀就是桂永清。接着,飞机上撒下了一麻袋纸片,周荣随手捡起一张,上面是桂永清向重庆号官兵赔罪,希望大家迷途知返的传单。 舰长邓兆祥感到,这可能是敌人对重庆号采取重大行动的前奏,立即命令大家撤除伪装,不能让军舰葬身火海。 3月19日一早,9架国民党军轰炸机出动向重庆号狂轰滥炸。三枚重磅炸弹直接命中,附近海岸陷入一片火海。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当天下午中央指示,拆下舰上的精密仪器和武器,打开海底门,将重庆号自沉海中。 对于只有舢板、木船的解放军而言,这是一个艰难的抉择。重庆号不光是国民党的王牌军舰,当时在全亚洲也是最先进的。人民海军尚未成立就能拥有这样大的军舰是多么令人兴奋的事。可无奈缺乏空中保护,解放军与这条大船只能失之交臂了。 无奈放弃 1950年2月,新中国刚刚成立,国家就成立了重庆号打捞委员会,主持工作的是一个苏联专家组。1951年4月,海军青岛基地工兵营和海军某部潜水分队的潜水员,在苏联专家的指导下开始了打捞工作。 工兵们在舰体上拉上钢丝绳,用岸上的搅拌机拉着钢丝绳一点点把重庆号扶正。潜水员潜到舰底,关闭当年打开的舱门。最后再用抽水泵将舰内的海水抽出去。沉没两年的重庆号终于浮出水面。 当时,国家已打算把重庆号改名为黄河号,重新编入海军部队服役。但经过一番考察后,苏联专家认为修复重庆号代价太大。 苏联专家组出具的一份名为《关于修复重庆号的报告》中称,修复工作约需3年,国外订货约需5千万卢布,国内修理费约需1800亿元人民币(旧币)。这个费用比买一艘新巡洋舰还贵。 无奈中国当时没有修复巡洋舰的技术能力,只得放弃了。 后来,重庆号上的主机和锅炉分别作价处理给一些地方单位,火炮和雷达作为海军学校的教具,船壳则拖到上海打捞局做水上仓库。1960年,上海打捞局曾试图把从江阴封锁线上打捞出水的海容号主机安在重庆号身上,可最终还是失败了。1964年,重庆号拨给天津渤海石油公司作为海上钻油平台的宿舍船,并改名为“北京”。 上世纪90年代,废弃将近半个世纪的重庆号被彻底解体,船壳送入炼钢炉化作钢水。“重庆”二字的舰牌收藏在中国军事博物馆,被定为国家一级文物,供人凭吊。 1949年重庆号无奈自沉后,半个世纪,中国不复有巡洋舰。新中国成立后,很长时间内,我国大力发展小炮艇,出现过“小炮艇万岁”的说法。在资金短缺的情况下,这显然是一个无奈的选择。拥有大船,到深海去,永远是海军和每一个中国人的梦想。时至今日,这个梦想终于成为现实。 来源:北京日报纪事 作者:黄加佳 流程编辑:丁也 文章来源: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1223503698169137&wfr=spider&for=pc

    Copyright © 2000-2020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Melody Marks种子 ,free sxy sitemap